重温“听电影”乐趣:优秀影片通过录音剪辑复苏
新闻类别: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20/4/8 11:14:39 浏览次数:118次 文章来源: 关闭



今年启动的“至爱影院——无障碍观影”让上海率先成为中国视障者无障碍观影城市。不过如何提供充足的片源,对于各方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难题。




日前,曾执导过300余部/集译制片,并撰写过一大批中外名片电影剪辑文本的著名译制片导演孙渝烽提议,


让那些在库中沉睡的优秀影片录音剪辑复苏,不仅可以“平移”为无障碍电影,同时还能让人们重温当年“听电影”的乐趣。







库存 待发掘整理





中国译制片配音辉煌年代产生的经典作品,是不可复制的艺术精品,那是在一个特殊的历史年代,被一群专业又敬业的配音艺术家们共同创造出来的艺术样式。


这些声音当中,刻着岁月的痕迹,并且已经成为绝版。那些年,孙渝烽一边做译制片导演,一边也在做“无障碍电影”。




“上海人民广播电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都来找过我,让我做一些可以听的电影。”孙渝烽回忆道,


要做好一部好听的电影,挺费时间的,创作文本要把电影看熟,找出精彩的亮点,把原本一两个小时的电影时间压缩到一个小时,文本创作需要三四天的时间。随后录下整部电影的声音,根据文本把电影对白剪进去,再配上旁白……其实挺费事的,但是当时我是真的喜欢电影。”




尽管有些“费事”,可是孙渝烽在那个年代做了六七十部片子,“光文稿家里都堆了几麻袋,后来因为搬家,这些文稿都找不到了,挺可惜的。”孙渝烽说,“当年的这些录音,现在都还在音像资料馆里,其实可以重新发掘整理一下,数字化一下,放到手机上来让大家听听。”







创作 盼新生力量





听电影,很大程度上惠及的是视障人士。


如果不是疫情的影响,今年这个春节,《囧妈》将会是第一部在电影后期制作中加入无障碍音轨的上海商业影片,原本计划在上海的50家“至爱影院”率先让视障人士和家人牵手一起走进共享影片。




早在11年前,孙渝烽便以导演的身份制作了中国第一部无障碍电影《高考1977》,“那会儿还是电影院请人来现场为盲人做解说。”孙渝烽说。


无障碍电影和博物馆里的同步解说不一样,不仅要保证同步体验电影音效,更要同步剧情,让视障人士和所有的观众一样,在那个点笑出来,哭出来。




从本质上来说,无障碍电影和孙渝烽当年搞的电影剪辑是相同的。当年,电影剪辑曾陪伴一代人的成长。孙渝烽说,曾有当年的知青对他说,下乡时就靠听电影过来的;还有人回忆当年在大学读书时,熄灯后钻进被窝听电影录音剪辑的美妙时光。


“我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再创作了,而且现在的技术要求也更高了,这需要更多懂技术又喜爱电影的年轻人投入进来,”年近80岁的孙渝烽说,“从我个人的体验来说,创作的过程本身也是对自己电影艺术修养的一次提高。”




“听电影”其实是一种独特的体验与享受。


在孙渝烽看来,“无障碍电影”未必只适合视障人士,“现在年轻人挺忙的,开车的时候,疲劳的时候,都可以打开手机听一听。还有一些老年人不方便去影院,也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感受电影。我想,只要用心做,就像当年的译制片一样,会有一大批人喜欢的。

Copyright  2018-2020    广州小象亚搏app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粤ICP备19033575号